第04版:文化
3上一版  下一版4
 
美好未曾 随风凋零
践行生态文明 建设美丽赤水
 
版面导航
 
返回电子报首
下一篇4 2016年11月14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美好未曾 随风凋零

 

◆岳植行

以“共创共建共享——构建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新型关系”为主题的第二届“中国传统村落·黔东南峰会”,近日在贵州黎平肇兴侗寨拉开序幕。透过峰会,不管是黔东南还是贵州省乃至全国,昔日沉寂的中国传统村落引发了大众关注,并牵动国际视野,正孕育再次焕发青春。与此同时,《贵州省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条例(草案)》近日出台,用法律法规支撑传统村落保护。如何更好地传承保护民俗文化和生态环境,让我们走进贵州苗乡侗寨,亲历那些岁月的痕迹,回溯古寨的文化之脉。

传承·一种美德

深秋的黔中大地,细雨绵绵。在濛濛雨雾中,沿着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的公路进发。从黑色的柏油路驶入灰色的水泥路,最后到达青色的石板路。时代的颜色渐渐褪去,在掩映着的连绵群山中,当一连串鳞次栉比的黑瓦木屋映入眼帘时,大利侗寨到了。

站在寨边高处俯瞰大利,一座座风情别致的侗族青瓦木楼尽收眼底。一条清澈的小溪自南向北流淌贯穿整个寨子,给这个宁静的侗寨带来了流动的生机。大利侗寨有309户人家,1375人。传说在元朝后便有侗族先民陆续迁入这里居住。

寨中道路四通八达,青石铺墁;六眼古井,清泉汩汩;高山环绕,梯田欲接云天。漫步于寨子,随手触摸的都是饱含年代感的顶梁木柱,这是大利民居建筑的基本构成。掩映在森林里的花桥流水木楼人家,是侗族建筑的活态博物馆。

最具代表性的是侗族的四合楼院,旧时共有8幢,均建于清道光年间,为侗族民间能工巧匠所建,迄今已有150余年历史。现仅存的两幢之一的杨氏宅院屹立于穿室而过的利洞溪畔,坐东南而朝向西北。全杉木结构,立地3楼。青瓦屋面,占地面积231平方米,建筑面积585平方米。

楼院从平面看,与北京四合院相仿。三楼的三面回廊俗称“走马转阁楼”,从这里看出去,楼屋层叠,花桥处处,溪流回环,田畴绿野,茂林修竹,一览无余。倘若是炎炎夏日,竹椅一把,廊中品茶,临风赏景,听鸣蝉叶间小唱,看孩童溪中裸泳,好不快活。

寨内,一条建于清乾隆时期的石板古道蜿蜒迂回。古道石雕精美,全长2.5公里、宽两米,共有528级。青石铺砌的小道见证着大利侗寨几百年来的风风雨雨。

寨边还分布着5口用青石条砌成、保留完好的古井。明澈清冽的汩汩泉水从井内流淌而出,为人们提供源源不断的生活用水。寨中仅存的具有汉族风格的侗族四合院,不但体现了侗族先民的生存智慧,同样彰显了对外来文化的包容和吸纳。

我们在一幢木屋门前见到了当地的木雕老艺人杨开胜,他正在聚精会神地雕刻木头。

现年72岁的杨开胜出生于侗族木雕技艺世家,至今已从事雕刻50多年。2011年,杨开胜从村里的小学退休,结束了他21年的教学生涯。次年,大利侗寨被住建部命名为我国第一批传统村落,保存完好的侗族建筑与古朴民风,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到此观光旅游。

退休后的杨开胜每天在自家屋前为到访的游客展示侗家雕刻,其工艺品个个栩栩如生、精细鲜活,平日里雕刻完成的木雕工艺品也卖给游客,也是对文化的一种传播和传承。

敬畏·一种内省

身处大山深处,大利侗寨宁静而安详。瓴联阁,列砥横流,侗族聚居地的廊桥在当地被称为“花桥”。5座大大小小的花桥围绕寨子兴建,岁月的洗礼使这些风雨桥荣辱不惊、淡然静默,横跨在溪沟的两边,为大利迎来送往。

无论外面的世界如何发展,村寨的改变始终悄无声息。不变的,是大利人朴直而坚韧的性格,像一朵山茶花不经意间恭谨绽放。

寨子四周古树环抱,林木葱茏,青峦叠障,翠竹片片,仅古楠木树就有400多株,还有120多株红豆杉以及猴梨、榉木等郁郁苍苍的古树名木。

几乎每个侗寨都有不容侵犯的“风水树”,也叫“保寨树”,树上贴满寄养拜帖或缠满象征寄养的红布条。侗族民众认为,大树是生命力的象征,哪家孩子生下来如果命理缺木,往往会第一时间到寨头的大树那里祈求树神保佑。上香焚纸,将写上姓名的拍贴贴在树干之上,以获得树神的护佑。

大利人民敬畏自然,珍惜上天赋予的生活资源,注重生产方式与自然生态的和谐平衡,也遵循着侗族“古树护寨”的固有传统。这里的文化在对自然的敬畏中开枝散叶,充满自省自觉的朴素精神。

和其他传统村落类似,居住于此的村民友善和气。老人大多不会说普通话,但当和他们同坐在花桥上、门槛上、台阶上时,他们都会爽朗一笑,并用半汉半侗的语言和你聊天。尽管语言不通,但并不妨碍心与心的交流。在他们明亮的眼神中,你看到的是宽广的胸怀和如溪水般透亮的心境。

随着社会发展,大利这个隐于大山之中的侗族村寨也渐渐热闹起来了。寨中的泥土小路变成了鹅卵石镶嵌的花道,电视机、摩托车等现代交通工具也纷至沓来。所有的变化是渐进的,大利人在努力适应由山外涌入的变化,享受变化带来的便利时,依然保持了一颗宽广热情的心。那时常从寨中飘荡回旋的优美侗歌,涛声依旧。

作为民风淳朴的侗族村寨,大利用特有的文化气质吸引着大山外面的人们,慕名而来。人们惊讶地发现,大山深处竟有如此神秘而静谧的天地。而大利人用微笑回应着,他们心中藏着一个期待腾飞的梦想。

古寨人用无法触碰的敬畏自省,努力保持着与城市化进程的某种距离。在恰如其分的距离里,始终清静与美好。

贵州立法保护传统村落

留住文明的记忆

今年1月,贵州入选《纽约时报》全球最值得到访的52个旅游目的地,理由是苗家山寨和侗家山寨保留了不紧不慢的舒适节奏和淳朴的真实感。黔东南正是典型代表,丰富的传统村落资源是黔东南的宝贵文化财富,让大利这样的深山“明珠”得以发出光彩并吸引世界的关注。

传统村落承载着多彩的贵州文化,是农耕文明的精髓,也是民族文化的家园。目前,贵州共有426个村落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占全国的16.7%,数量居全国第二。在国家民委2014年发布的首批中国少数民族特色村寨名录中,贵州有62个村寨入选,数量全国最多。

而要让承载文化的载体传统村落“活”起来,既要在保护好建筑的基础上留住原住民,还要实现居民与建筑的长期良性互动,亟须相关法律法规出台。

令人欣喜的是,《贵州省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条例(草案)》近日出台并已提请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审议。法规就传统村落的定义作了说明,对传统村落的申报和规划、资金和项目、保护措施和发展、法律责任等多个方面提出了意见。

草案明确指出,对于传统村落保护范围内,开山、采石、开矿等破坏传统格局和历史风貌的活动;占用或者破坏保护和发展规划确定保留的森林、林地绿地、河道水系、路桥涵垣等自然景观、历史环境要素;法律、法规禁止的其他活动都将受到惩处。只有守住拆除红线,加以科学保护,古旧建筑得以修缮,文化得以传承,乡愁才有维系。

在当前我国还没有传统村落保护专门的法律背景下,《贵州省传统村落保护和发展条例(草案)》的提请审议,使得贵州有望成为全国首部专门针对传统村落保护法规制定的省份。

通过立法保护传统村落,将更有力地促进传统村落“自在独行”的生存发展,让传统村落在嘈杂世间继续孕育深厚文化底蕴的土壤,并在新的时代重新焕发生机与光彩。

 
下一篇4  
  


中国环境网 http://www.cenews.com.cn
中国环境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广渠门内大街16号环境大厦1202、1005房间 邮编:100062
订阅电话:010-67102729 | 67102729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