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文化
3上一版  下一版4
 
正在行进中的绿色中国
《@所有人:让建筑更聪明》出版
黄河的浪涛
今日潘安湖,貌比潘安美
评论集《山河气韵》感悟生态变迁
 
版面导航
 
返回电子报首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9年5月1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黄河的浪涛

 

◆葛道吉

一年一度的排水排沙,是黄河小浪底工程的特殊功能,也是中国水利史上科技含量最高的清淤排沙手段的体现。

面对黄河这样搬运泥沙的强大载体,小浪底工程被视为世界水利工程史上的奇迹。而清淤的手段就是一年一度的排水排沙,其有力武器是异重流。

起初我不知道“异重流”是什么,养鱼的老刘也迷惑,说根据他对历年排水排沙的体验和观察,是水在惨烈运动。说风暴吧,树叶是安静的,水就筑起两三米高的浪墙,忽而自上游冲刺而下,忽而自下游逆返还击。像飓风,它能把四五千公斤的网箱从搅浑了的水中抛出,当满网的银白跳出水面的刹那,鱼儿们以无以复加的惊悸滞空着中枢神经,啪地一声震响,水面上升腾起泥土颜色巨大的碗的轮廓,那光滑的釉子散发出耀眼的明亮,霎时整网箱的鱼跌进水里,哗啦啦消失了。清的水裹挟着黑红的泥沙,在小浪底这口锅里滚沸。

流鱼,是黄河中下游一个独特奇观。在小浪底水域没有形成以前,两岸的人们对每年汛期的捕捞鱼,乐此不疲。家家都备有自做的抄网,是一根树上天然的枝杈,长长的一握粗细的把杆,前边两根杈枝趁湿有柔性,弯成一个圆的枝环,用牛皮绳缠绕牢靠,放在通风处让它风干,有了筋骨硬朗起来就可用。

流鱼的时间里,河沿挤满了人,不论男女老少手里都有小网小桶等工具,甚是壮观。

为什么会流鱼呢?当地有“鲤鱼犯荆花”一说。说是黄河中上游两岸漫山遍野的荆花被狂风暴雨裹进了黄水,那种无法抗拒的浓香侵蚀了鱼的感官,严重到不能自己,就翻了白。其实,这完全是汛期的暴雨所致。黄土高坡的泥土成数倍增加黄水的浓度,硬生生让鱼在黄糊汤里缺氧,有不“翻黄”的吗?

今天的“翻黄”却是人为的科技,黄河干流没有发生洪水,依靠水库上年汛末以来的蓄水,通过调度万家寨、三门峡以及小浪底自身的水,在大坝以上40公里的水域塑造人工异重流,底部淤积的泥土被卷起来,那力量小了能撂起整箱的鱼吗?难怪老刘惊奇地说真稀罕,从没见过安静的水在没有狂风的情况下如此疯狂。

排沙洞以下的黄河两岸,在欢呼雀跃着捕捞流鱼。这一切的一切,都跟随黄河在昂首前行,都喜形于黄河的心情与情绪,这样的喜怒哀乐在岸上汇集汇演,形成亘古及今的强大惯性与气流,积淀成精彩的大河文化。

我在心里的暗喜,当然是对大河的尊敬与崇拜,更是对国字号重大工程与科技的自信与自傲。它的力量、它的威猛、它的功效,是再多的老刘、再多的网箱都无法等同的。在国家层面调节、掌控这条巨龙变害为利的版图上,灌溉、发电、饮用、防凌防断流防悬河,哪一项不是国计民生的大事?

时代在变,观念在变,老刘们的心态也需要转变。

 
3上一篇  下一篇4  
  


中国环境网 http://www.cenews.com.cn
中国环境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广渠门内大街16号环境大厦1202、1005房间 邮编:100062
订阅电话:010-67102729 | 67102729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