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版:文化
3上一版  下一版4
 
山水海淀 鸟儿天堂
新书推荐
芦洲莲藕记
 
版面导航
 
返回电子报首
下一篇4 2021年12月8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山水海淀 鸟儿天堂

鸿雁水中起飞。姜波摄
 

◆陈剑萍

如果我们是一只大鹏,展翅在北京的蓝天翱翔,俯瞰城区的西部和西北部,只见山峦起伏、河川纵横,这里便是北京的海淀区。

历史上,元代初年海淀区附近还是一片浅湖水淀,有别称“海甸”“海店”。今天的海淀区,山有红叶金秋的香山、清泉溪流的玉泉山;水有蛟龙般蜿蜒的两大引水渠——永定河引水渠和京密引水渠;园有古建巍峨、水天一色的颐和园、圆明园;湖有碧波荡漾、鱼翔浅底的昆明湖、玉渊潭和福海;植物园更见南北北京植物园、北京药用植物园和北京教学植物园。栖息在森林、湿地、田野、公园、河边、湖畔的各种野生动植物自由自在,构成了完整、丰富的海淀生态系统,恰似一幅宏伟的画卷。

物候,等待春风,当我们在北京海淀区的妙峰山上看到金雕威武地在山崖上翱翔,早春的褐马鸡在阳台山针阔混交林中为占区而打斗正酣,山鹛、山噪鹛在香山的灌木丛中忙碌地搭建鸟巢,大斑啄木鸟在颐和园或樱桃沟里找到并凿好了今年的洞穴时,大批的候鸟就会按照祖辈的节奏陆续飞临北京,一个生机盎然的多彩世界即将呈现在人们眼前。

一、 红隼住空调

“妈妈,妈妈,快来看,叼虫子的大鸟。”

这里是2021年仲夏海淀区温泉镇的一个小区。透过玻璃窗,室外空调机上落着一只赤褐色的大鸟,它警惕地东张西望,忽扇着的双翅好像悬停在了空中,嘴巴叼着的一只淡黄色肉虫子在扭动着身躯。

不知什么时候,这家外挂空调机上方多了一个鸟巢,由枯枝架构,内垫有草茎、落叶和羽毛,飞来的大鸟把虫子喂给鸟巢中趴着的大鸟,鸟巢里静卧着四个鸟蛋。

7月的北京,闷热难当!这户人家关闭了空调,关上了窗户,只留电扇呼呼地转动,一家人在窗前一米开外静静地观察着。

“爸爸,这是什么大鸟啊,我们能养吗?”

小姑娘的爸爸把电话打到了居委会,居委会报告给了海淀区温泉镇林业救护站,之后海淀区园林绿化局湿地和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中心(以下简称海淀野保中心)接到了电话。

第二天,海淀野保中心的刘颖杰副主任和野保专家姜波赶来了,观察后姜波告知这鸟是红隼,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看着鸟巢搭建隐蔽得很好,听着这家人不开窗、不开空调、不打扰地呵护着红隼的一家,野保人员颇受感动。

临走时,刘颖杰叮嘱着:“请你们好好保护红隼一家,拜托了!”

夏日一天天过去。有天早晨,大鸟不断地飞进飞出,小姑娘惊喜地发现,有一只毛茸茸、淡灰色的小脑袋伸出了鸟巢,几天后,四只小红隼出壳了。大概一个月后,长大些的小红隼振振小翅膀、抖抖灰羽毛,踉踉跄跄地飞出来了,一只,一只,哎呀!一只被自己绊倒了,两三天后它们顺利地飞向了天空。

“妈妈,天太热了,我们终于可以开空调了。它们飞走了,还会回来吗?”

几天后,小姑娘正在窗下看着连环画,窗外传来“啊——啊——”的鸟鸣,她忙放下书,趴在窗台上,微笑着对着窗外的红隼说:“明年再来,明年再来啊!”

今天,红隼已经成为最适应城市环境的野生动物之一。此时,也许就正有一只红隼从车水马龙的城市上空掠过。

二、 鸳鸯过马路

2021年6月26日下午,天气异常闷热,在海淀区红山路口,暴雨前的低气压使得街上的行人纷纷加快了匆匆的脚步。

“嘎嘎嘎,嘎嘎嘎”,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清脆悦耳,越临近路口车行越慢了,有人将头伸出车窗探望,发现马路上有3只毛茸茸的雏鸟摇摇摆摆、慢慢悠悠地在过马路,那样子,人见人爱。

有人发现,周围没有见到成鸟,于是好奇地问“鸟爸、鸟妈呢?”恰好此刻海淀野保中心的野保专家彭涛开车路过,他马上停好车,迅速跑过来高喊:“请大家帮帮忙,让一让,让一让。”

于是,在彭涛的招呼下,有五六个人自愿围拢过来,他们弯下腰、伸出双臂,一点儿一点儿地合拢,慢慢地合围圈越来越小了。一开始,3只小家伙还想逃跑,但是看到大家友善地样子,它们蹒跚地跑上了人们张开的捧为心形的双手。

经彭涛辨识,这是雁鸭类的鸳鸯雏鸟,属于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这3只雏鸟大概才出壳两天,估计是成鸟孵化出雏鸟以后,带领它们寻找栖息地时误入了马路,而汽车声、人流声使得成鸟受到了惊吓慌慌张张地飞走了,留下雏鸟在路上不知所措。

幸运的是,那天,它们遇到了充满爱心的人们,没有让《诗·小雅·鸳鸯》中的“鸳鸯于飞,毕之罗之” 一幕发生。

9月18日,海淀野保中心将羽翼丰满的小鸳鸯成功放归,那是一幅美丽的画面:

江岛濛濛烟霭微,绿芜深处刷毛衣。

渡头惊起一双去,飞上文君旧锦机。

三、 鸿雁绕鱼线

上庄水库,紧邻海淀区上庄镇的翠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在这里,各种鸣禽、游禽、涉禽云集。

阳春三月的一天清晨,有解放军战士报告,水库边的浅水区域有一个一动不动的东西,通过望远镜观察发现是一只大鸟。

“为什么一动不动呢?”

两名战士把皮划艇划近一看,发现是一只几乎被废鱼线整个缠绕住了的大鸟。野保专家还在赶来的路上,看着大鸟在水中挣扎,不能再等了。

在场的战士、赶来的警察和钓鱼人跳上皮划艇,奋力地划着桨。终于靠近了,发现大鸟的腿已经被鱼线勒出了道道血痕,估计是大鸟先前想叨开鱼线尽快脱身,开始还能在水中扑腾,后来越缠越紧就动弹不得了。军警民划艇的划艇,扶鸟的扶鸟,解线的解线,通力合作把大鸟救上了岸。

野保专家刘松赶到,看到的是一只被救上岸的鸿雁,正哀哀戚戚地张望着。刘松赶紧把鸿雁救回中心,发现只是一些皮外伤,及时上药处理,经过多日的精心调养,鸿雁恢复了体能,野保人员特意给它在腿上戴上了定位器,起名“三月”,就在救助它的地方上庄水库放归了蓝天。

那时还是春天,掉了队的“三月”被放飞后,奋力地去追赶北飞的鸿雁大部队了。几天后,“三月”到了内蒙古北边边境,再没有了信号,野保人员怅然若失。

秋季的一天,救护中心突然监测到了“三月”,它正在往南飞。大家心里十分喜悦。

初冬,上庄水库上空,又有一群人字形、一字形的雁阵南飞,但是没有接收到“三月”到达的信号。刘颖杰说,今年11月初的大雪,也许诱发了鸟类加速迁徙,估计被救护的“三月”不会在北京停留,直接南飞了。

虽然失望,但大家心中揣着希望。

“鸿雁向南方,飞过芦苇荡,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期望明年的春天,这只被军警民共同救护的鸿雁“三月”再来看看美丽的上庄水库和惦念它的人们。

四、 苍鹭上“夹板”

2021年3月,京城里下了好大一场雪。第二天早晨,翠湖湿地公园的工作人员巡护时发现,湖心小岛上似乎有几副被吃剩的小鸟遗骸。查询监控录像显示,原来是生活在西山凤凰岭一带的豹猫一家来到了翠湖。

豹猫来了,坐落于公园内的海淀救护中心救护回来的苍鹭、斑鸠、石鸡会有危险吗?

刚刚上班的姜波、彭涛赶紧前往救护区的笼舍查看。

先是查看北京市二级保护动物、一只从阳台山救护回来的苍鹭。发现时,它右翅膀骨折了。野保人员小心翼翼地为它摸索着接骨,因为鸟的骨头为了利于飞行,一般是空心的。之后,工作人员又给它仔细地缠上绷带。或许是不舒服,苍鹭反复把绷带啄掉过几次,直到后来,翅膀耷拉到地上更难受,它才不再挣扎,接受了治疗。现在,苍鹭已经在慢慢恢复,预计不久以后,就可以放归了。

倒是那只被救护的石鸡,现在身长20公分了,在笼舍里有些局促。当初,它因为撞到大玻璃窗,掉到了地上,眼睛肿得厉害,行动起来东摇西晃。但是小家伙很聪明,工作人员为它在笼舍外放了一堆树叶,天凉了它会抖抖翅膀钻进去,怎么也不出来。从被撞时的懵懵懂懂,调养到现在的精神抖擞,换上冬羽的它活脱脱像个小胖墩儿。

姜波说:“翠湖湿地条件好,它练习飞翔的机会也多。我们已经给它拍了照,过几天就会把它放归阳台山。”

“救护回来的野生动物,好了会舍不得野外放归吗?”笔者好奇地问。

“不会,我们救护的目的就是想帮助它们恢复健康,尽快返回它们的野外栖息地。动物一旦对饲养员有了感情,对饲养活动有了依赖,野外放归的成功率就会下降,所以我们会尽量隐藏起对动物的疼惜,也鲜有交流。”海淀野保中心主任、野保专家夏舫说。

放归日,必是“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五、 伐枯树前奏

海淀区有一家位于百望山脚下的椿萱茂老年公寓。一天,老年公寓两位阿姨外出,发现路边有一株快倒了的枯树,于是反映给居委会,居委会报告到海淀区园林绿化局。

枯树、倒树直接砍掉不就行了吗?其实,没有如此简单。

两天后,大枯树前升起了一架醒目的黄色高空升降车。附近下棋的老大爷看见,车上有人对着枯树在拍照,手里还拿着长夹子,好像还在检查着什么。

原来,工作人员是在收集现场资料呢,查看树上是否有鸟巢,鸟巢中有没有小雏、有没有卵、有没有鸟儿的羽毛,鸟巢是否完整,是否是弃巢……

“早先这项工作都是野保人员直接高空作业,但考虑到术业有专攻,后来就请专业人员帮忙检查、拍照了。只有经过野保专家确认对鸟没有危害后才可以向林政科申请采伐证予以砍伐的。”姜波说。

“伐棵树,这么大的动静,值吗?”一位举着棋子的老大爷调侃。

“保护每一只小鸟,才能保护好北京的鸟的天空,你说值不值呢。”

“落子,将!”树下,两位下棋的老大爷哈哈大笑着。

结语

以上这些仅是海淀人关爱野生动物的沧海一粟。这里有多处观鸟胜地,如北京市植物园、百望山森林公园、圆明园遗址公园、颐和园、北大校园、翠湖湿地国家公园、鹫峰等。目前,辖区内共有鸟类470种,约占北京市503种的近90%。

2021年,全国“爱鸟周”设立40周年之际,国家有关部门特地把纪念活动选择在了鸟语花香的北京植物园举办。

深秋的午后,我站在颐和园万寿山佛香阁上,昆明湖中,一群大天鹅正在水中畅游,空中一只白秋沙鸭掠过,远方似乎有“嘎-嘎-嘎”的声音传来,它们与颐和园古老巍峨的建筑构成了一幅声色完美的画面。

这里是北京,山水海淀,鸟语花香。

作者简介:

陈剑萍,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一级调研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 中国现代文学馆义务讲解员。

 
下一篇4  
  


中国环境网 http://www.cenews.com.cn
中国环境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广渠门内大街16号环境大厦1202、1005房间 邮编:100062
订阅电话:010-67102729 | 67102729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