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深读
3上一版
 
物种入侵,如何防范?
火火火!新能源汽车“下沉”市场加速跑
 
版面导航
 
返回电子报首
下一篇4 2022年8月5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物种入侵,如何防范?
建立全链条防控体系,《外来入侵物种管理办法》筑下“天罗地网”
虹鳟鱼
水田莴苣
红火蚁
橡胶材小蠹 图源:国家动物标本资源库
 

◆本报记者邢飞龙

假扮三文鱼“出道”的虹鳟鱼、其貌不扬却麻辣鲜香的馋嘴牛蛙、备受南方食客推崇的笋壳鱼……这些都是我们餐桌上的常客。但鲜为人知的是,它们也都是漂洋过海而来的“外来户”,对本地物种及本地生物多样性危害甚广。

可能有人会说:“人工养殖都还不够吃,它们能对环境有什么危害?放心交给我们吧!”

然而事实并不是那么简单。除了这些餐桌上的“常客”,还有不少远道而来的“外来户”,它们有着另一副狰狞的“面孔”。

8月1日起,《外来入侵物种管理办法》正式施行,记者采访了相关部门负责人和相关专家。

没错,这些都是外来入侵物种!

生态系统是经过长期进化形成的,系统中的物种经过千万年的竞争、排斥、适应和互利互助,才形成了现在相互依赖又相互制约的密切关系。当一个外来物种引入之后,将有可能因不能适应新环境而被排斥在系统外,也有可能因新的环境中没有与之相抗衡或相互制约的生物,而成为“入侵者”,打破生态系统的平衡,改变或破坏当地的生态环境、严重破坏生物多样性。

“我国目前经专家和行业部门共同认定的外来入侵物种共660余种。” 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生物入侵研究创新中心主任刘万学向中国环境报记者介绍说。

其中,苹果蠹蛾、马铃薯甲虫、稻水象甲、桔小实蝇、番茄潜叶蛾、松突圆蚧、椰心叶甲、红脂大小蠹、红火蚁、松材线虫、福寿螺、紫茎泽兰、普通豚草、水葫芦、空心莲子草、互花米草、薇甘菊、加拿大一枝黄花等物种最为泛滥危害。

刚刚施行的《外来入侵物种管理办法》中明确,外来物种是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无天然分布,经自然或人为途径传入的物种,包括该物种所有可能存活和繁殖的部分。外来入侵物种则指的是传入定殖并对生态系统、生境、物种带来威胁或者危害,影响我国生态环境,损害农林牧渔业可持续发展和生物多样性的外来物种。

660多种外来入侵物种中,包括国家重点管理外来入侵物种、生态环境部和中科院联合发布的中国自然生态系统外来入侵物种,以及部分我国进境植物检疫性有害生物、全国农业植物检疫性有害生物、全国检疫性有害生物、一类农作物病虫害、林业危险性有害生物等。

这些外来入侵物种,常见的如巴西龟、齐氏罗非鱼、豹纹脂身鲇(清道夫)、蒺藜草、食蚊鱼、含羞草等,都被纳入了《中国入侵植物名录》和《中国自然生态系统外来入侵物种名单》之中。

据了解,国际自然资源保护联盟公布的100种破坏力最强的外来入侵物种,已经有超过一半在我国出现。其中,外来入侵物种32种。而在《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公约》中列出的640种世界濒危动物中,有156个也在我国。

数据显示,这些外来入侵物种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有71种对我国自然生态系统已经造成或具有潜在威胁。我国已经成为全球遭受外来入侵物种危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

这些“外来户”个头不大,危害不小

今年5月,福州海关所属马尾海关在对一批进口木板材进行查验时,发现板材上有虫蚀痕迹。工作人员立即在集装箱内仔细检查,果然发现了活虫虫样。经福州海关技术中心鉴定,活虫为检疫性有害生物橡胶材小蠹。它是我国进境检疫性有害生物目录中材小蠹属(非中国种),能通过钻蛀树皮、心材等危害200多种寄主植物,并能随原木、板材、木质包装等进行远距离传播,繁殖力强,危害性极大,是森林重大害虫之一。

“外来物种一旦入侵本地生态系统,影响是多方面的。”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赵莉蔺研究员在接受中国环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是改变原有生态系统内的物种组成和数量;二是改变生态系统内的营养结构;三是入侵种繁殖扩散能力增强形成灾变;四是利用与本地物种共生和竞争的关系替代掉本地物种。”

赵莉蔺特别指出,只要具备其中一条,许多外来入侵物种就能够直接或间接地改变生态系统的生态过程。与直接经济损失相比,生物入侵对生物多样性及生态系统结构与功能的影响巨大,有时难以用数字来衡量。

据介绍,云南大理洱海的原产鱼类有17种,有意无意地引入13个外来种后,因外来种与土著种争食、争产卵场所以及吞食土著种的鱼卵等,破坏了原有生态系统的平衡,导致原有的17种土著鱼类已有5种陷入濒危状态。

而看似不会移动的植物,同样有着巨大的“杀伤力”。

“被IUCN列为‘全球100种最具威胁的外来物种’之一的薇甘菊,具有超强的繁殖能力和攀援能力,在攀爬灌木和乔木之后,能迅速形成整株覆盖之势,还能分泌化感物质,抑制其它植物生长;植物被全部覆盖后,会因光合作用受到破坏而窒息死亡。对于6米—8米高的天然次生林、人工速生林、经济林、风景林的几乎所有树种都会形成严重威胁。”刘万学介绍说。

不仅如此,外来入侵物种同样影响着我们的身体健康。如入侵植物豚草和三裂叶豚草花粉可引发过敏性皮炎和支气管哮喘等病症。入侵昆虫红火蚁生性凶猛,且常把蚁穴筑在居民区附近,当人或牲畜干扰其蚁穴后,常表现出很强的攻击行为。人被其叮蜇后,轻者皮肤受伤部位出现瘙痒、烧灼样疼痛和红肿,过敏体质者可引起全身红斑、瘙痒、头痛、淋巴结肿大等全身过敏反应,甚至发生过敏性休克而引起死亡。

“天罗地网”让外来入侵物种无处遁形

“截获外来有害生物主要是通过一般贸易渠道和非贸易渠道。” 成都海关动植物和食品检验检疫处处长朱军在接受中国环境报记者采访时介绍道,“一般贸易渠道主要包括进境货物、集装箱、运输工具、木质包装等,非贸易渠道主要包括进境快件、邮件、旅客携带物、跨境电商等。”

朱军告诉记者,海关部门已经建立了以“三道防线九项举措”为基础的全链条防控体系。针对口岸查验环节,主要依托风险布控,通过风险分析研判将风险点转化为布控指令,建立聚焦筛查外来物种入侵的重点国别、重点货物、重点运输工具、重点企业等,实现布控指令精准化,不断提高一线查发率。针对非贸易途径,海关主要采取口岸查验关员、CT机、海关监管工作犬“三位一体”查验模式。

据朱军介绍,海关部门在一般贸易渠道中发现外来入侵物种的,会签发检验检疫处理通知书,实施检疫处理,经除害处理合格的,准予放行;若无有效除害处理方法的,在海关的监督下作退运或销毁处理。对非贸渠道查获的外来入侵物种和禁止进境动植物及其产品,采取退回、销毁、无害化处理等措施。

赵莉蔺告诉记者,防控外来入侵物种的方法主要有五种:一是人工/机械防除,适用于传入定殖还没有大面积扩散的外来入侵物种;二是替代控制,主要针对外来植物;三是化学防除,具有效果迅速、使用便捷、易于大面积推广应用等特点;四是生物防治,通过引进食性专一的天敌将外来入侵物种的种群密度控制在生态和经济危害水平之下;五是综合治理,将生物、化学、机械、人工、替代等单项技术融合起来,发挥各自优势,弥补各自不足,达到综合控制外来入侵物种的目的。

“我们成都海关目前已经成立了外来入侵物种口岸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将进一步做好口岸外来入侵物种的普查检测,持续开展国门生物安全监测,加强口岸检疫防控,继续推进‘国门绿盾2022’专项行动,加强《外来入侵物种管理办法》宣传解读。”在谈及下一步工作时,朱军表示。

《外来入侵物种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引进、释放或丢弃外来物种;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瞒报、谎报外来入侵物种监测信息,不得擅自发布外来入侵物种监测信息。

“作为普通人,我们都应该积极参加外来入侵物种防控宣传教育与科学普及活动,不断增强外来入侵物种防控意识,同时依法参与外来入侵物种防控工作。”刘万学说。

 
下一篇4  
  


中国环境网 http://www.cenews.com.cn
中国环境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广渠门内大街16号环境大厦1202、1005房间 邮编:100062
订阅电话:010-67102729 | 67102729

 

关闭